<track id="x9v11"></track>
    <ruby id="x9v11"><b id="x9v11"><var id="x9v11"></var></b></ruby><p id="x9v11"><del id="x9v11"><mark id="x9v11"></mark></del></p>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re>
      <track id="x9v11"></track>
        <noframes id="x9v11">

          <pre id="x9v11"></pre>
            <del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del>
              <pre id="x9v11"></pre>

                <p id="x9v11"></p>

                <p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pre>

                  <noframes id="x9v11"><pre id="x9v11"></pre><noframes id="x9v11">

                      <noframes id="x9v11"><pre id="x9v11"></pre>
                          <p id="x9v11"></p>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re>
                                    <track id="x9v11"><ruby id="x9v11"></ruby></track>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strike id="x9v11"></strike></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re>
                                            <pre id="x9v11"></pre>

                                              <track id="x9v11"><strike id="x9v11"></strike></track>

                                              <ruby id="x9v11"><b id="x9v11"><b id="x9v11"></b></b></ruby>

                                              <p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
                                                  <noframes id="x9v11"><ruby id="x9v11"></ruby>
                                                        <del id="x9v11"></del>

                                                        <track id="x9v11"></track><pre id="x9v11"><strike id="x9v11"><b id="x9v11"></b></strike></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re>

                                                                苏军直升机“入侵”新疆真相

                                                                2017-08-22

                                                                  2014年08月22日  来源: 《文史博览·文史》2014年第4期 
                                                                  美国人罗斯·特里尔所著《毛泽东传》中有这样一段文字:1974年3月14日,苏联一架米-4武装侦察直升机越入中国新疆境内纵深70余公里,被中国公安机关扣留审查。查明原因后,1975年12月27日,中国外交部通知苏联大使馆,决定释放机组成员,交还直升机。

                                                                   长期以来,外界对于此事的具体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为查清事情真相,俄罗斯《军事铁路人》周刊记者瓦连金·扎伊采夫专门采访了当时直升机上的机械师弗拉基米尔·戈里高利耶维奇·布切利尼科夫。

                                                                   原来,1974年3月14日,一架编号为“24”的苏军米-4直升机从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斋桑泊机场起飞,前往一个偏远的阿尔泰村庄,那里驻扎着一个边防哨所,一名士兵病情严重。驾驶舱内悬挂着一面代表苏军作战部队最高荣誉的信号旗,这表明该机曾参加过苏军最高级别的军事竞赛,并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な茄抢酱·库尔托夫,他还兼任导航员。驾驶员名叫亚历山大·乌兹科夫,机械师就是布切利尼科夫。

                                                                   航程刚刚过半,他们接到风暴警告,不久就看到前面山头上笼罩起一层厚厚的积云,高度在4500米左右。出发前,为了给病人和医生提供更多的空间,米-4直升机卸去了所有供氧设备和降落伞。进入云层后,机组人员很难确定自己的方位和前进的方向。就在此时,直升机上的无线电通信系统也失灵了。两周后的3月28日,苏联外交部却在发给中国大使馆的信函中称,机组人员在迫降前将详细情况向机场做了汇报,这显然与实际情况相矛盾。信函中,苏联外交部还坚决否认了中国的“蓄意侦察说”,并急切要求返还直升机和机组人员。

                                                                   此刻,米-4直升机已经起飞四个多小时,驾驶舱操纵面板上闪起了黄灯——燃油快耗尽了,米-4直升机只得紧急迫降。当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山谷里后,他们发现远处都是带着大檐帽的牧马人,他们以为自己是飞入了蒙古国境内。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起飞,当直升机穿过一条河流后,操纵面板上闪起了红灯——燃油即将耗!机组成员觉得现在总该飞回苏联境内了吧,于是就第二次降落下来。

                                                                   布切利尼科夫率先爬出机舱,来到一个小山坡观察情况,很快跑回来报告:“直升机正在被一个不明的民兵组织包围,他们手里还拿着武器!”机组人员立即关闭好舱门,随后舱门外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经过辨别,外面的人说的是中国话。接下来,是斧头敲打机舱的声音。

                                                                   一会儿,中国民兵就将米-4直升机上的苏联军人一一押出来。到了村里,中国人给他们端来了羊肉、馕和奶茶,尽管双方语言不通,但可以看出中国人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随后,从远处赶来的中国边防军人用汽车将他们押往乌鲁木齐,在新疆监狱,开始了长达数天的审问。

                                                                   审讯人员主要询问他们是从哪个基地而来,带着什么样的侦察任务,为什么携带武器。在突击审讯中,中方人员并没有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查。过了一段时间,中方监管人员放宽了对他们的要求,允许他们在院子里散步,打乒乓球,到服刑人员俱乐部看电影,有时还放映一些苏联影片。

                                                                   1975年夏,一架伊尔-18客机将三名机组人员送到北京郊外的一座大型监狱。他们很快就猜到,可能马上就要被释放回国。随后他们还受邀参观包括“友谊”人民公社、石油化工厂和著名的北京烤鸭店,最后还去了长城,布切利尼科夫兴奋地在城墙上刻下自己的名字。返回监狱后,他们终于见到苏联驻中国大使瓦西里·托尔斯季科夫。大使告诉他们,中国已经撤销对他们犯有间谍罪的指控,并同意送他们回国。

                                                                   回国后,“怀疑一切”的克格勃没有怎么为难他们,只是简单地数落了他们一通,要求他们以后在执行任务时要多加小心。

                                                                   为庆祝布切利尼科夫平安返回,他的妻子和女儿还专门陪他到黑海度了一次假。不久,布切利尼科夫和驾驶员乌兹科夫都考上地方大学,开始了新的生活。

                                                                   两年后,除机长库尔托夫外,其他两人都被安排转业。布切利尼科夫返回家乡乌克图斯,在一家航空公司担任飞行员,并成为该公司最出色的飞行员之一。

                                                                   在结束采访时,布切利尼科夫从柜子最里面找出一张照片,是在中国长城上拍摄的,照片上还印有一行汉字,写的是“万岁,万万岁!”

                                                                分享到:

                                                                新闻动态

                                                                交通违章信息查询
                                                                系统可查询新疆市区内的违章,请直接在下面的输入框输入您要查询的车牌号码
                                                                本页查询结果仅供参考,具体违章内容及违章次数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查询系统数据为准。
                                                                侄少女游戏iOS版免费下载-侄少女手游污版破解汉化-新品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