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9v11"></track>
    <ruby id="x9v11"><b id="x9v11"><var id="x9v11"></var></b></ruby><p id="x9v11"><del id="x9v11"><mark id="x9v11"></mark></del></p>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re>
      <track id="x9v11"></track>
        <noframes id="x9v11">

          <pre id="x9v11"></pre>
            <del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del>
              <pre id="x9v11"></pre>

                <p id="x9v11"></p>

                <p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pre>

                  <noframes id="x9v11"><pre id="x9v11"></pre><noframes id="x9v11">

                      <noframes id="x9v11"><pre id="x9v11"></pre>
                          <p id="x9v11"></p>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re>
                                    <track id="x9v11"><ruby id="x9v11"></ruby></track>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pre>

                                          <pre id="x9v11"><strike id="x9v11"></strike></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re>
                                            <pre id="x9v11"></pre>

                                              <track id="x9v11"><strike id="x9v11"></strike></track>

                                              <ruby id="x9v11"><b id="x9v11"><b id="x9v11"></b></b></ruby>

                                              <p id="x9v11"><ruby id="x9v11"><b id="x9v11"></b></ruby></p>
                                                  <noframes id="x9v11"><ruby id="x9v11"></ruby>
                                                        <del id="x9v11"></del>

                                                        <track id="x9v11"></track><pre id="x9v11"><strike id="x9v11"><b id="x9v11"></b></strike></pre>

                                                            <pre id="x9v11"><ruby id="x9v11"></ruby></pre>

                                                                清代新疆乡约治理蝗灾职能研究

                                                                2020-01-10

                                                                赵丽君 居来提

                                                                  乡约是宋代地主阶级士大夫在社会变迁面前提出的挽救社会;幕窘ㄖ,其途径就是通过士大夫义务在乡村建立起开展思想教化的组织和机构,向全体民众宣传传统政治统治的合理性。乡约最早成立于北宋年间。当时的乡约完全是一个单纯的教化组织。历经宋明各朝,到清朝初期,朔望讲读圣谕或约规已经成为清朝封建教化的重要形式。但这一时期实际上各地乡约的职能普遍由单纯教化向综合管理(官役化过程)转变,承应官府包括稽查奸宄、催征钱粮和调处纠纷,成为各地乡约的主要职能。但自宋至清朝以来,乡约的防灾和救灾职能就一直存在,其救灾职能是由宋明乡约的互助职能演变而来。宋代乡约就要求同约者互助,“凡同约者,财物、器用、车马、人仆,皆有无相假”;明朝乡约已经参与官府的救济工作,官府救济的对象由乡约来确定,如陆世仪的《治乡三约》也记载养济院的救助对象“须恤长开报,乐正核实,闻于官府,然后可以入院。”及至清代,乡约作为基层行政组织在防灾和救灾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更大,可以说渗透到救灾和防灾的各个方面。关于乡约防灾和救灾职能的研究,国内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乡约与社会救助,汪毅夫的《明清乡约制度与闽台乡土社会》中提及了乡约管辖下的村民“患难相恤”。二、乡约与勘灾报灾、抗灾救灾和社仓设立等方面,段自成的《清代北方官办乡约研究》一书有所涉及,但段书主要是一本概括性地介绍北方乡约制度的专著,对新疆地区的乡约职能涉及关注较少,而杨艳喜的硕士论文偏重于民国前期的新疆乡约职能,双方均未能够从清朝乾隆朝至清末乡约对蝗虫自然灾害采取的救灾职能展开充分论证,这就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一定的可能性。本文主要从历史梳理蝗灾的发生时期及地区,官府及乡约的应对蝗虫灾害的措施,蝗虫灾后中央及地方救济措施,蝗灾规律的总结四个方面展开阐述,进而能为后来者的研究提供一定的借鉴。

                                                                一、 清代新疆历朝蝗灾的历史梳理

                                                                 。ㄒ唬┣《吣辏1762),库尔勒蝗灾。

                                                                  《清高宗实录》载,乾隆二十七年九月,军机大臣达桑阿奏,玉古尔(维吾尔语,指焉耆)地方本年收成尚可,但库尔勒所种大小麦,因蝗蝻伤损,仅收300余石。乾隆帝认为:“虽不必尽照内地蠲赈之例办理,而视其被灾分数,酌量减免。”

                                                                 。ǘ┣《四辏1763),乌什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档案录副奏折中,收有乾隆二十八年六月乌什办事大臣素城报“乌什等处蝗虫成灾”的奏折。

                                                                 。ㄈ┣《四辏1763),库车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档案录副奏折中,收有乾隆二十八年七月库车办事大臣鄂宝报“库车等处遭蝗灾”的奏折。

                                                                 。ㄋ模┣∪荒辏1766),伊犁蝗灾。

                                                                  《清高宗实录》载,乾隆三十一年九月的上谕中,有“伊犁屯田,今年偶被蝗灾,收成歉薄,粮价必昂”。另据《清史稿》记载,乾隆三十一年“八月甲寅,伊犁蝗”。乾隆三十一年(1766),所处伊犁地区的“锡伯、索伦、达呼尔等十佐领兵丁,耕种地亩被蝗”,所借籽种及接济粮食,不能交纳;赝突值啬,大小麦歉收,“小米黍子,尚可丰登,所有应纳麦石,以米黍子准抵。”

                                                                 。ㄎ澹┣∪辏1767),精河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档案录副奏折中,收有乾隆三十二年六月乌鲁木齐办事大臣温福等报“精河等处军民遣屯地方滋生蝗虫,田禾被灾及扑打”情形的奏折。

                                                                 。┣∪辏1771),辟展(鄯善)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档案录副奏折中收有乾隆三十六年七月辟展办事大臣达桑阿报“辟展地方遭受蝗灾”情形的奏折。

                                                                 。ㄆ撸┣∪吣辏1772),库尔勒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清代满文档案录副奏折,收有乾隆三十七年七月哈喇沙尔办事大臣实麟报“库尔勒遭受蝗灾”的奏折。

                                                                 。ò耍┣∪拍辏1774),乌鲁木齐额鲁特部蝗灾。

                                                                  《清史稿》载:“乾隆三十九年七月,乌鲁木齐额鲁特部蝗。”《清史稿》提及有蝗,可见其已经为清政府所关注,应该是一场较大的灾害。

                                                                 。ň牛┣∪拍辏1774),玛纳斯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档案录副奏折,收有乾隆三十九年六月乌鲁木齐都统索诺穆策凌所上的一份题为《玛纳斯所属塔西河一带被蝗灾户地亩请缓征借给口粮》的奏折,内中提到,时玛纳斯等处犯屯、民户的田禾被蝗虫食伤,据当地官员的查勘,被蝗成灾“被伤六分者五十四户,计地九八十亩,被伤七分者,一百五十四户,计地三千二百三十四亩,被伤八分者一十二户,计地二百八十八亩,被伤地共四千四百九十四亩。”索诺穆策凌因而要求清政府借“籽种三百三十四石七斗”等,并请求动支该县贮粮分作三年带征还项等。

                                                                 。ㄊ┣∷氖荒辏1776),奇台蝗灾。

                                                                   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满文档案录副奏折,收有乾隆四十一年六月乌鲁木齐都统永庆的一份奏折,内中提到“乌鲁木齐下属奇台县遭受蝗虫灾,请予赈济。”

                                                                 。ㄊ唬┣∥迨哪辏1789),迪化蝗灾。

                                                                  乾隆五十四年(1789),乌鲁木齐都统尚安奏称:“迪化州所属地方,蝻子萌生,率属扑灭”,对此事,乾隆帝在五十四年闰五月十九日上谕:“所办甚好,蝻孳滋生,最为田禾之害,今尚安等一闻禀报,即督率兵夫,分途前往并力赶捕,乘其能跳跃之时,迅速扑打,俾不致伤损禾苗,自应如此办理,但仍然严饬文武员弁,加意查察,一有蝻孳萌动之处,立即止紧扑,不使稍有存留,方为妥善。”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档案录副奏折中也记有此次蝗虫灾。

                                                                 。ㄊ┕庑魑迥辏1879),陕甘总督奏称“镇西厅等处虫灾情形”,而在《中国气象灾害大典•新疆卷》称“光绪五年(1879),巴里坤县,蝗虫危害严重,豁免田赋。”

                                                                 。ㄊ┕庑靼四辏1882)巴里坤蝗灾《镇西厅乡土志》载:“谨按陈公光绪八年莅任以来,斯土因驱蝗并诸善政民不忍忘,忽于今夏间,蟲斯飞簇簇,公亲赴田畴,”《中国气象灾害大典•新疆卷》称“光绪八年(1882),巴里坤县蝗虫危害惨重。”

                                                                 。ㄊ模┕庑鞫昃旁拢1896),北疆发生虫灾和雹灾,署甘肃新疆巡抚饶应祺奏,迪化等属被蝗被雹成灾,现筹赈抚情形得旨,著派员覆勘被灾轻重,分别恤抚。光绪二十二年(1896)同年十月,灾情上报,谕军机大臣等,本年新疆迪化疏勒二属被蝗被雹。光绪二十二年,新疆巡抚饶应祺奏称,当年新疆的迪化(今乌鲁木齐),疏勒(今喀什地区)两地“被蝗”成灾。

                                                                 。ㄊ澹┕庑鞫臧嗽率,据迪化县知县黄袁具报该县北乡上下梧桐窝沙梁子、蒋家湾等处于本年五月初间忽由附近叶湖飞入蝗蝻甚众,经该县会营督饬乡地农民按照成法合力捕除幸未蔓延,查明各该处地内小麦多被啮食,计成灾十分地二千三百四十八亩一分,应完额粮九十五石七斗三升二合,成灾八九分地九百四十三亩三分,应完额粮三十九石五斗四升五合。

                                                                 。ㄊ┕庑鞫四昃旁鲁醢巳,据阜康县知县易绍昌禀报,七月半间,据头工、四十户、兵户磨、姑厂、十大運、五工梁、黄土梁、紫泥泉、中沟、商户沟等处农约等报蝗虫无数,自他处飞来,由西而东,两次将秋粮、糜谷、膏粱贱食过半,当即轻骑踏勘属实等情。

                                                                 。ㄊ撸┕庑鞫辏1897)八月,甘肃新疆巡抚饶应祺在奏折中提到呼图壁地方被蝗成灾,酌量赈抚报闻。

                                                                 。ㄊ耍1903年9月,北疆发生蝗灾,清朝政府谕令会勘详查,甘肃新疆巡抚潘效苏奏,绥来镇西两属被蝗被冻,委员赴该厅县会勘确查,并将被灾极贫各户妥为抚恤得旨,著查明被灾轻重,分别蠲缓抚恤,毋任失所。

                                                                 。ㄊ牛┕庑魅哪辏1908),新疆的伊犁、乌鲁木齐、巴里坤等不少地方都“被蝗”成灾。

                                                                  《中国气象灾害大典•新疆卷》言及宣统元年1909年镇西巴里坤的受灾情形时称“巴里坤县蝗虫蔓延成重灾”,而关于宣统元年1909年镇西等处蝗灾《宣统政纪》载宣统元年1909年3月“蠲免新疆镇西、宁远、莎车、阜康、孚远等府厅县被蝗被雹被水地方粮草。”《宣统政纪》记录的是镇西、宁远、莎车、阜康、孚远等地发生蝗灾、雹灾和水灾后蠲免情况。

                                                                二、 官府及乡约应对蝗虫灾害的措施

                                                                  首先,每到季节,地方政府上层机构会发布相关谕文,就会要求各地的官员尽力处理蝗灾问题,如“甘新镇迪道,札饬各属务将蝗蝻竭力捕治”,而且是不分地段,同力合捕。对于预防蝗灾,地方官员会要求乡约到所管辖农田去查看,如“回民乡约马仲魁遵照奉到宪谕前往各处查看有无蝗蝻,茲据回报于昨日行至七克腾木,据街道二里许西北草湖有蝗蝻一群飞集一处,约三亩地宽。”同时,治理蝗虫的办法,其中一个是“为此谕仰大尔瓜乡约等即便遵照务于收割后速即督引各户民寻挖蝻子具报,”因此必须判断蝗蝻的藏身之处,如“该约率领民夫于前标记各处逐细察验,凡见土脉墳起墟黑而又有空窍,此即蝗蝻遗子之地,极力挖取深以三尺为度。”为了彻底地对付蝗虫,地方政府机构采用了奖励办法,如“治蝗之道治蝗不如治蝻,治蝻不如治子,本年蝗虫到处都是,卵育必多,应通饬各属派拨居民分途踹看遇有蝻子落土之处,挖取净尽,毋使稍留余孽,凡缴子一升即给麦粮一升,其在荒山戈壁草湖中寻踪挖取,距城较远者即酌量加给麦粮亦无不可。”要求缴纳的蝻子不能掺和沙土,同时规定完成时间在谕文下达后的一个月之内;褂幸恢职旆ㄊ,官府带领,并且雇民工对付蝗虫,如“都岗湖地方忽起蝗蝻,为数极多,本府现带丁役并雇民夫数百人亲往督捕连日扑打将已尽净”,对于地方官员、头目组织民众进行的灭蝗活动,要给予粮食,如“饬辟展杨培元并台吉苏们头目乡约等赶民挖取蝻子,须给高粱务使毋留。”第三种办法是,用火烧尽蝗虫幼卵,如“俾草根遗子悉成灰烬,其草灰可以肥地亦不枉费人工。”而对于敢不遵守官府命令采取灭蝗措施的,官府“一切倘有敢于玩忽搜挖不力,本府亲临查出定将其人枷责严重议罚。”第四种办法是,使用火或烟赶走蝗虫,如“查捕蝗之法不一,如飞蝗猝至下集庄稼,急于上风处所所堆积草茅,纵火熏烟蝗畏烟冲,当即飞起此救急之法也。”

                                                                三、 蝗虫灾后中央及地方救济措施

                                                                 。ㄒ唬╊没海呵骞庑鞫辏1897),清朝政府蠲缓新疆迪化疏勒二属上年被蝗被雹地方应征粮草。同年八月,新疆古城发生蝗灾,戍守官兵所需米面由归化城采购置办。

                                                                 。ǘ┗砻猓呵骞庑魑迥辏1879)巴里坤蝗虫危害严重,豁免田赋。

                                                                 。ㄈ┘趺猓骸肚甯咦谑德肌吩,乾隆二十七年九月,军机大臣达桑阿奏,玉古尔(维吾尔语,指焉耆)地方本年收成尚可,但库尔勒所种大小麦,因蝗蝻伤损,仅收300余石。乾隆帝认为:“虽不必尽照内地蠲赈之例办理,而视其被灾分数,酌量减免。”

                                                                 。ㄋ模╆飧В1898年11月,北疆发生水蝗之灾,甘肃新疆巡抚饶应祺在奏折中提到新疆吐鲁番迪化等厅县水蝗偏灾甚重,筹款抚恤情形得旨,览奏实深悯恻,即著督饬该管道府,覆勘被灾情形,妥筹赈抚,毋任失所;1902年10月,南疆发生地震,北疆发生蝗灾,清朝政府谕令详细查勘并抚恤新疆南路疏勒、疏附等厅州县地震,北路阜康县被蝗,受灾轻重不一,已先后饬司道委员确勘,筹办赈抚得旨,著饬属详细查勘,分别轻重,妥为抚恤,毋任失所。

                                                                四、 对蝗灾规律的总结

                                                                   通过以上对新疆地区自然灾害蝗灾的初步研究,可以得出以下简要结论:

                                                                 。ㄒ唬┣宕陆蛭魈屠锢5次,库尔勒2次,伊犁、库车、精河、乌什、辟展(鄯善)、额鲁特部、奇台、玛纳斯、迪化、疏勒、疏附、阜康、宁远、莎车、孚远各1次,吐鲁番地区蝗灾发生频次较高(7次)。

                                                                 。ǘ┓⑸奔浼性5、6、7、8、9、10、11月,其中记录所记载5、10、11月各1次,为蝗灾低发期,6月4次、7月6次、8月2次、9月4次、该时间段为高发期,季节较为分明,主要集中在6、7、8、9月间。

                                                                 。ㄈ┚偷蛋缸柿侠纯,清代新疆地区的蝗灾具有明显的地域性特征,发生频次最高为吐鲁番地区和镇迪道地区,吐鲁番地区主要分布在七克腾木、都岗湖、辟展等地区,镇迪道地区主要集中于镇西厅(巴里坤),其他地区也有发生。

                                                                 。ㄋ模┐忧宕陆厍ü俑、乡约以及民众对新疆蝗灾的应对措施来看,既有历代劳动人民的经验总结,也有新疆各族人民的发明创造。通过对这些灾害的了解和认识,新疆各族人民积极应对这些灾害,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它们的危害,同时官府一定程度的救济措施,也为渡过灾害提供一定程度的支持。从这个层面来说,这种情况下的乡村社会,乡约和官府处于一种良性互动的社会过程之中,这种互动,使得官府在自然灾害发生时,对所辖地区的民众既有经济方面资源的倾斜(如提供粮食等),也有政治方面维护所辖地区的稳定(如出动军队抗灾),进而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清朝在新疆的统治。(作者单位:新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学院)

                                                                分享到:

                                                                新闻动态

                                                                交通违章信息查询
                                                                系统可查询新疆市区内的违章,请直接在下面的输入框输入您要查询的车牌号码
                                                                本页查询结果仅供参考,具体违章内容及违章次数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查询系统数据为准。
                                                                侄少女游戏iOS版免费下载-侄少女手游污版破解汉化-新品软